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虐狂(上)
被虐狂(上)
 这一天明秀又叫安奈穿着性感的衣服上街走着。

  从后面看,丰满的屁股有一半从热裤下露出来,还有修长赤裸的腿,脚上穿的是后跟很高的凉鞋,鞋带一直缠绕到膝盖上,可以说非常性感。

  安奈就这样在街上已经走叁十分钟。

  这是明秀的命今,明秀本人紧跟在安奈的身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行为。

  可是以这样的姿态走在大马路上,或到拥挤的百货公司里,使安奈受到极大的羞辱。可是,很奇妙的这样走下去以后,安奈感到除了羞耻以外还有一种奇妙的昂奋。

  当路上的人露出惊讶和好色的眼光偷看从上身露出来的乳房或从热裤露出丰满屁股和大腿时,安奈富有感性的身体就会产生使她自已都控制不了的性感。

  安奈突然察觉,紧紧贴在花唇上的热裤,已经完全湿润。

  「休息一下吧!」明秀拉着安奈走到陆桥上。

  这里离开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行人比较少。

  来到陆桥的正中央时,明秀从背袋拿出手铐,把安奈的手铐在陆桥的栏 上。

  安奈露出不安的表情,但眼楮多少有一点湿润。

  明秀又拿出有带子的厚纸板套在安奈的脖子上,纸板挂在后背。

  「什么?」安奈想看后背的东西。

  「这是我昨晚想出来的词句,我念给你听吧。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喜欢的话可以任意地摸。怎么样,这句话很适合你吧。」

  「不,我不要……」安奈感到非常狼狈。

  「有什么关系,让他们看个够,我去买东西等一下再来。」

  「不,你不要走。」

  可是明秀毫不理会地走下陆桥。

  安奈剩下一个人感到害怕。

  看到纸板上的字,也许以为在开玩笑,人们会笑一笑就走过去。可是看她的这种样子,说不定会有人当真。

  这时候的安奈只好祈祷,在有人经过陆桥以前明秀能回来。可是明秀一直没有回来。

  大概经过十五分从左边来了带着孩子的叁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安奈感到紧张,实在抬不起头来,假装看下面的车流。

  那位主妇发觉安奈的惊人模样,是经过她背后的时候。开始时用疑惑的眼光从安奈的脚向上看,看到纸板上的字瞪大了眼楮。

  从(这是怎么回事)的困惑,变成(真讨厌)的眼光。

  「妈妈,上面写着什么?」可能读幼稚园的小女孩指着安奈的背后。

  「没有什么,快走吧。」用愤怒的口吻说完,拉着小女孩的手急忙走过去。

  安奈这时候才松一口气,不过好戏还在后面。

  第二个过来的人是拿着黑皮包穿着西装像推销员的男人。

  这个男人走过去以后又回到安奈的背后站着不动。别人用好奇的眼光看,安奈已经受不了,可是别人看她的大腿或脚也不能提出抗议。

  犹豫一回后好像下了决心,那个男人靠近安奈。

  「请问,你是一个人吗?」

  安奈不由得回过头去,看到戴眼镜的男人露出好色的眼光,又急忙把头转过来。

  「在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不……是假的。」

  「那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有恶作剧。」

  「我给你拿下来吧。」

  看到那个男人伸手要合厚纸板,安奈急忙说∶「不用了,就这样吧。」

  「可是,会有误会的。」

  「但不这样挂着等一等会挨骂。」

  「谁?」

  「挂上这个东西的人。」

  「原来如此,挂上这个的人是许可摸你的。」

  说完之后就用手摸穿着热裤的屁股。

  「啊,你不能这样……」安奈全身都紧张地扭动屁股。

  男人的手,毫不客气地摸起她丰满的大腿。

  「你不要动,你也不希望别人发觉吧。」

  男人在安奈的耳边轻轻说,然后拉热裤的拉。

  「不、不能这样。」

  「不要紧,这里很少有人经过,不用在意。」拉开拉就把热裤拉到脚下。

  「啊……」

  安奈不由己地抓紧栏 。在热裤下穿的是黑色的比基尼式叁角裤。明秀选的不仅是腰部,连臀部也是用带子做成的,所以从后面看有一半的屁股暴露在外。

  当然从经过下面的汽车而言,安奈的下体是在死角里,可是在白天的陆桥上露出下体还是比什么都难为情。

  她的丰满大腿和屁股,还有大腿根都只好任由那个男人抚摸。

  男人的手指终於到达叁角裤的腰上。

  安奈闭上眼楮,奇妙的是这样在随时会有人看到的地方被男人抚摸身体时,全身会发出甜美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么,这男人的手突然离开叁角裤拿着皮包就走了。

  安奈向那个男人逃走的相反方向看去,原来有几个脚穿胶鞋,从打扮就知道可能是在附近工作的工人。

  安奈真想哭出来,本来就穿着挑拨性的服装,现在连热裤也被拉下去,只穿着性感的叁角裤。

  这样的打扮当然会吸引那些男人们的眼光。

  「哇,屁股全露出来了。」口口声声地说着包围安奈。

  「这里还有字,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一个人开始念纸板上的字。

  「小姐,是真的吗?」

  安奈拼命摇头。

  「可是明明写着可以摸的。」

  男人们的眼光都盯在安奈的屁股上。还没有动手是因为安奈太美了,一时不敢下手。

  终於有一个人抱住丰满的屁股用脸在上面磨擦。就在这时其他几个男人的手开始摸安奈叁角裤的里面、大腿,还有乳房,小小的叁角裤立刻被拉下去。

  「她的屁股太美了。」

  说话的声音有一点沙哑,还有人流着口水舔安奈的大腿。

  「喂,把她的腿分开。」好像是工头的人一面这样命令一面拉开裤前的拉。

  修长的双腿,被男人们粗大的手左右分开,工头抓住腰就立刻把发出黑光的肉棍一下子插到底。

  太大的东西使安奈呻吟。但痛苦在刹那间就消失了,当男人有节奏地抽插时,四肢都产生强烈的快感。也在这时候想到明秀要她说的话。

  (我是被虐待狂。)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她的身体是诚实的。

  「嘿嘿嘿,这个女人有性感了。」在旁边看的男人说话时有一点口吃。

  安奈拼命地咬紧牙关,告诉自己不扭动屁股,不要发出声音。

  就在下面有汽车经过的陆桥上,好像唯有这里变成真空状态,配合着男人粗暴的活塞运动,安奈的身体发出自己听了都难为情的磨擦时产生的水声。

  男人把火热的精液射出来的同时,安奈也发出尖叫般的声音,立刻有第二个人插进来。

  像洪流般从身体里涌出来的强烈快感已经无法控制,安奈完全抛弃自尊心,双手抓紧栏 ,挺起美丽的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前后扭动。

  在一个人结束,另一个人用沾满汗水和泥土的脏手抱住她屁股的短暂时间,她都感到时间太长。明知这样太羞耻,但还是忍不住像挑拨男人一样地扭动屁股。

  安奈这时候已经忘记下面还有汽车经过。

  男人从背后用肉棍深深刺入蜜唇里,同时还有其他男人的手摸双乳。在无比甜美的呜咽中,安奈连连达到高潮身。

  在男人们满足两次离去后,安奈的身体沾满汗汁和精液,就那样不停地哭泣。

  「你终於堕落成母狗了。」明秀回来后一面说一面解开手铐。

  「你,看到了。」

  「嗯,从那个大厦屋顶上看的。」安奈瞄一眼背后的医院。

  「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会折磨姐姐变成最淫邪的母狗,站起来吧。」明秀用手拉安奈的臂。

  「我累了。」安奈喃喃地说。

  「快站起来!」一个耳光打在安奈的脸上,可是安奈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

  「站起来!」第二个耳光打在脸上,但安奈仍旧没有站起来。

  耳光的声音不大,但单调地继续打下去。

  又到星期天。

  明秀在十点多钟离开床来到楼下。

  听到客听传来的笑声,好像有客人。笑声里也渗杂着安奈的声音,好久没有听到她这么开朗的笑声。

  明秀感到不高兴,洗完脸向厨房走去。

  「加纪,有客人吗?」

  加纪正在里放红茶。

  「小姐的大学同学来了,是高尔夫俱乐部的宫尺先生。」

  「哦。」明秀的眉毛皱了一下。

  「听说今天要去开车兜风。」

  明秀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姐姐答应了吗?」

  「是的,我是听小姐那样说的。」

  背后传来安奈的声音。「加纪,红茶泡好了吗?」

  跑过来的脚步声在厨房门口停止。

  「小姐,马上就好了。」

  明秀转过来对安奈说∶「姐姐,早安。」

  安奈的表情有一点紧张。

  「是,这就好了。」加纪在中倒着热水说。

  「我自己拿去吧。」

  「明秀先要吃什么吗?」

  「不,和午饭一起吃就好了,我要拿一个这个。」

  从盒里拿一个小蛋糕。

  走到楼梯的一半就把小蛋糕吃光,然后看到安奈从厨房走出来,就从楼梯下去。安奈用盘端着红茶和小蛋糕紧张地站在那里。

  明秀笑嘻嘻地来到安奈的面前。

  安奈躲避他的视线想从右边走过去,明秀用身体阻挡,想从左边过去,又被明秀挡住。

  明秀拉开右手边的纸门,就把安奈拉进那间日本式的房间里。几乎红茶要溅出来,安奈只好跟着进去。

  「你要做什么?」

  「我要姐姐想起自己是什么身分。」说完就立刻撩起白色的紧身迷你裙。

  「啊,不能这样!」

  安奈轻声叫着扭动屁股,如果用力活动身体,红茶就会出来。

  而且打开旁边的门就是客厅,父亲和宫尺就在里面。稍许注意竟然听到父亲说话的声音,所以不能挣扎也不能叫。

  明秀就趁此机会撩起迷你裙,隔着裤袜和叁角裤抚摸圆润的屁股。

  「粉红色的叁角裤,没有我的许可奴隶怎么能穿这种东西。」

  「求求你,现在放过我吧。」安奈小声哀求。

  「想要我放过你,首先要按奴隶的身分向我打招呼。」

  明秀准备拉下裤子的拉。

  「明秀,饶了我吧!」还没有说完一掌就打在她的肚子上。

  安奈端着盘子就在那里蹲下去。

  「听说今天要去兜风,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对你说,你也不会答应。」

  「所以你就趁我睡觉时想出去,然后和那小子去汽车旅馆寻乐,是不是?」

  「不,不会……」

  「不要装傻!」脸上一记耳光。

  「快回答!是去作爱吧。」明秀一面说一面拉出肉棍,用头部在安奈脸上 来去。

  「饶了我吧,我会拒绝去兜风的……」安奈快要哭出来。

  「你不用拒绝。」

  「不,我说身体不舒服,就留在家里。」

  「不,你要去,去和他作爱,这是我的命今,知道吗?」

  「是。」安奈轻轻点头。

  「舔吧。」安奈任由他把肉棍塞进嘴里,开始用舌头舔。

  本来就亢奋的年轻肉棍,经过大学女生柔软舌头的舔弄更加膨胀。从隔壁听至宫尺的声音。

  「没有射精,就不准你走。」

  安奈拼命地吸吮,头向前后摇动。

  不久前还一点都不会口交方法的安奈,现在已经知道男人敏感的地方,会在肉棍的龟头边缘下用舌尖舔,或把根部的肉袋含在嘴里吸吮。

  「我要射了,露出来一滴,我就不答应。」

  明秀抓住安奈的头发主动地抽插肉棍。

  喉咙深处被用力顶撞,快要流出眼泪。肉棍猛然胀大,嘴里立刻有很多温温的体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