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璇玑
璇玑

璇玑

离吕府尚有二百步路程,但凭纪可儿的耳力,已可以清楚的听见府内的悲泣
-之声。待走进中堂,便看见众伺服跪在堂中悲鸣哭泣,中间平躺着吕太夫人和吕 -
衡二人,面白如纸,已然断气。
-
-  原来吕衡从书塾回来得知妻子被军队带走,哀愤中一口气便喘不过来,难为
-他平时体弱,这一气就横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吕太夫人见状,也一时刺激过
-度,继而也都去了。
--
  吕家母子相继而亡,新归媳妇也被军队带走,吕府上下一下子就全散了,剩 -
下几个下人念着旧恩留下处理后事,也便成了以上这一幕。
-
-  纪可儿得知前恩后果,一面戴孝披麻,一面吩咐了下人处理的事项,遣散了
-众人,自己留在堂中祭奠。 -

-  夜幕降临,纪可儿回到西厢,此时她身上还穿着孝衣,头枕着双手,眼睛闭 -
合,如入定般地躺在床上,只是她下体片布不掩,两腿弯曲大大的分开着,与她
-脸上的神情格格不入,显得特别异常。
-
-  腿间如肮脏老头般的阴魁正在用他那异于常人的长舌在纪可儿的肉洞中掏来 -
掏去,时不时地掏出一大团明黄液体。当然,他的双手一如往常样般的自绑着,
-唯一有点不同的,是那自绑着的双手,较以往更紧更规矩。
-
-  「你到底被多少人射过啦,怎么味道这么混杂。」 -
-
  「你找的人,你还不知道?」纪可儿平淡地说。
--
  「我……我……我……」阴魁一惊,动作顿时一缓。
-
-  「别愣着,里面还有很多。还有,我要你调查卞城的事有什么结果?」 -
-
  「还不明朗,但可以确认的是,并非有重宝出土。最近除了羽音那丫头,还 -
看见璇玑的几个门徒在城里走动,好像在调查什么,样子还不太好看。我看,卞 -
城之所以热闹了起来,多半跟他们有关。」
--
  「哦?璇玑不是号称道门第一吗,还有人敢给他们找麻烦?」
--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不过……」 -

-  「有话就说,别磨磨蹭蹭的。」 -

-  「听……听说灵通先生也来了卞城,你,或许可以找他问问。」阴魁说这话
-时胆胆怯怯,生怕就此得罪了纪可儿,惹来一身祸似的。
-
-  也难怪他这样,这灵通先生是修道界中的一位异人,道术高深与否不论,他 -
消息灵通却冠绝天下,修道界之事,少有他不知道的,灵通先生之名就是因此而 -
来。但是他这人不爱道法不爱宝,就喜欢收集消息和美人,想从他的嘴里得到有 -
用的东西,只能从这两方面入手。阴魁就怕纪可儿认为他故意安排灵通先生跟她 -
见面,所以说话才战战兢兢的,毕竟是前科累累啊。 -
-
  然而纪可儿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想法,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说:「灵通先生 -
这位异人,我倒也想见一见,你给我安排吧。」说完,又回复了入定般的神态。
-
-  大概一柱香时间,西厢房门打开,纪可儿从里面走了出来,下体依然赤裸, -
但已经洁净,连阴毛都回复了平顺,一根一根整齐地排列着,如梳洗过一样,微 -
风从下体吹过,带起轻微的波浪。她一步步地走向西厢前的一眼小池,姿态丽质 -
轻盈,如仙女信步。落得池中,转首西厢,佳人回眸,美丽雅观之处不可言喻。
-
-  「阴魁师兄可愿与师妹共浴一池?」 -
-
  厢门「吱吖」一声打开,露出阴魁那不可置信的嘴脸。
--
  「今夜我突来兴致,嗯……胸部给你。」纪可儿微微一笑,展露不世仙姿。 -

-  根本听不见回答,只听见「噗」的一声,阴魁已跳进池中,埋首在纪可儿的
-双乳之中。
-
-     ***    ***    ***    ***
-
-  自吕家母子相继而去后已三天,这三天内顾一山已不下五次进入吕府家门。 -
他得知吕家众下人已遣散,府中只剩下纪可儿一人,再也没有顾忌了,心里都乐
-到九天云霄上去了。 -
-
  这回是他第六次踏进了吕家大门,想起了上午的时候把纪可儿拖到后院,脱 -
了个精光,让其弯下腰,双手按到梧桐树杆上,从后就在她粉嫩的阴户里外屌了
-个不亦乐乎,就美得合不拢嘴。 -
-
  他这两天渐渐熟悉了纪可儿的身体,欲肉的耐力也磨练起来了,从一开始的
-二、三十个冲刺,到现在可以上百了回合了。 -
-
  想起在身前完美的肉体随着他腰部的摆动而前后颠簸着,每看到这幅美景,
-顾一山都不及感叹。还想着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上百回合,如何折腾的时候,却
-发现,吕府已经人去楼空,一个人都没有了。 -
-
  此时的纪可儿在卞城最南部的一座庙宇当中。这庙从外面看破烂不堪,摇摇 -
欲倒,甚至都可以看见庙堂高位上破了半边的不知是佛祖还是菩萨的残像。然而 -
当你身处庙堂中,却是由褐色檀木建成的一所木室,规格齐全,整洁且充满了书 -
卷味。内外差异竟如此巨大,简直匪夷所思。
--
  木室偏厅中有一漆黑案桌,案前坐着一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四十年纪,五官 -
还算端正。中年人对面,便是已离开了吕府的纪可儿。 -

-  「想不到灵通先生竟是高雅之人,这塑型造物之道,可儿远不及也。」那书 -
生模样的中年人,原来就是灵通先生。
--
  「仙子贵为天下『三仙子』之一的『凤仙子』,这么说不是太抬举酸腐我了
-吗?仙子可是修炼到八十一块凤鸣石,那可是九九云霄境界,即将向神宵界迈进 -
了,说到道,酸腐跟仙子可是天壤之别啊。」
--
  纪可儿心里吃了一惊,脸上却不显声色。
-
-  「先生果然世外高人,一眼便看出可儿底细,而且身怀如此多的秘密,尚可 -
安然自在到今,在先生面前,可儿实不敢当这『仙子』二字。实不相瞒,可儿这
-次来是求先生打探一事的。」 -

-  「以仙子之姿,当然可以在酸腐口中得到任何消息,只是……」灵通先生肆
-无忌惮地盯住了纪可儿胸膛部位,仿佛要看到那纯白的道裙里面去,随后抬手捏 -
了下那唇底的一寸短须,那书生气荡然无存。 -
-
  「先生的规矩我懂。」纪可儿也还以会心一笑。 -

-  灵通先生书袖一挥,眼前景观瞬间扭曲转换,不到一呼吸的时间,木室就变 -
成了厢房,案桌变成了软榻,软榻周围是蒸蒸白雾浮绕的暖池,转变如此之快,
-可真叹为观止。 -

-  「酸腐来为仙子褪衣。」灵通先生平伸右手,彬彬有礼地说。 -

-  「有劳先生了。」纪可儿也伸出纤手回应。
--
  此情景犹如情郎为心仪女子研墨一样,倒平添一份郎情妾意,红袖添香的气
-氛。 -

-  通灵先生接过纤手扶起了纪可儿,把她转过身,仔细地解开了腰间的裙带, -
双手绕过背部,执着前领往下褪,露出光洁柔滑如丝的肩膊,顺势就在上面轻吻 -
着,随着裙袍落地,双手已经伸进亵衣,攀上柔软、如蜜桃般的双乳,从外到内 -
的揉绕着。 -
-
  「先生可真性急啊。」纪可儿笑道。 -
-
  「仙子姿容足可撼天动地,我可算是太君子了。」通灵先生回道。
-
-  说话间,双手往下挪去,一只手从后面抓住臀部,一只手从前面挑起亵裤, -
往深处探进,直到覆盖在那妙不可言的阴户上。 -

-  纪可儿也不回话,把头稍稍往通灵先生身上靠去,如一只小猫似尽显乖顺。
-她的这种神态,足可叫全天下的男子发狂。 -

-  通灵先生没有发狂,但也明显是把持不住了。他把纪可儿身上仅剩的所有衣
-物全部拿掉,走到她的面前,拥着她的身体,向她如精雕细琢的玉容吻去,舌头 -
掰开了她的双唇,贪婪的吸取着她口中的仙露。 -

-  「嗯……嗯……」伴随着纪可儿小猫般的呢喃,是一种淅淅的吸取声。 -
-
  「仙子愿与酸腐一同共浴么?」
--
  此时的纪可儿已完全变成了小猫,无力地靠在通灵先生的身上,只有轻轻细
-微点头作为答复。
-
-  通灵先生揽着纪可儿慢慢地走进暖池中,池水只有三尺多深,进池后堪堪只 -
能到达胯间。通灵先生先是用手抓起了一把池水,放到纪可儿阴毛处往阴户方向 -
轻刷了几下,才缓缓地把她扶坐到池中,他自己前胸贴着纪可儿的后背坐于其身 -
后,利用纪可儿的股沟紧紧地夹住早已绷直膨胀的阳根,然后把她的双腿分开,
-把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插到她的阴道里,抚摸着阴道里的蔽肉。
-
-  随着手指的深插抚摸,纪可儿的身体也随着律动,不经意间把灵通先生放到
-股沟中的阳根越夹越紧,已经紧贴住股沟底部的屁眼处。通灵先生从阳根上也深 -
深地感觉到了纪可儿股沟底部浮凸而出的如菊花般的屁眼。纪可儿前后最隐秘的
-两个肉洞都给了他不可思议的感受,一样的柔软紧凑,不一样的震撼,竟差点让
-他泄阳。
--
  这时候,通灵先生才知道纪可儿身体及其隐私处的巨大诱惑力。他毕竟非寻
-常人,悬崖立马把纪可儿抬起来。
-
-  「仙子能耐比想象中还厉害百倍,我们还是到榻上,让酸腐完完全全地感受 -
下仙子的魅力,可好?」
-
-  「愿听先生吩咐。」纪可儿媚眼如丝,已进状态。
-
-  两人随即离开暖池,刚到榻上,身上池水自滑落一空,仅保持了一份湿润温 -
暖。
--
  灵通先生让纪可儿躺在身下,自己置于中间,左手磨着乳房,右手揉搓着阴 -
户,待有玉液外渗,便挺起阳根,对准阴户,顶开阴唇,玉龟像品茗般小心翼翼
-地试探着往深处插入。当玉龟全部没入阴道,四面八法汹涌而来的压迫感和温暖 -
的体温让灵通先生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心神,才得以进一步的往里 -
面深入。
-
-  随着阳根的慢慢深入,纪可儿阴道中特有的螺旋般的触感,再次震撼灵通先
-生的心神。只见他紧皱着眉头,双眼放出坚定的目光,如临大敌般的神态,恰恰 -
就像准备决一死战的战士,纪可儿的阴道,就是决斗的战场。 -

-  短短的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灵通先生已经满头汗水,脸上神情不见有一点
-松懈,直到阳具全根没入阴道内,他脸上才稍微的有所放松。此时他迅速把捏着
-纪可儿乳头的左手回缩,于胸前一握,一卷竹简凭空出现;随后本托着纪可儿大 -
腿的右手也收回,虚空打了一个响指,便握住了一根精致的毛笔,然后便在竹简
-上写上「九曲恛梦道」五个大字。
--
  「那是什么?」纪可儿可曾见过阳根插在她身体里还能写书男人,于是一扫 -
小猫之态,好奇问道。
--
  「仙姿录。」停了一下,又接着道:「我把天下所有如仙姿容的女子集书成
-简,以让后人得知其不世仙姿。」 -

-  「这种简会有人看吗?」 -
-
  「妲己为不世妖后,然而全天下大多只记得其艳绝当世,概以不能亲睹其貌 -
而遗憾,仙子你说会有人看吗?」 -
-
  「那『九曲恛梦道』又是什么意思?」纪可儿笑而问之。
--
  「道生九曲,苦苦恛梦。就是我现在的感觉,除了玉仙子的如意凄魂道,普
-天之下,暂无一道可比。」 -
-
  「这『道』原来是阴道,这么说,思思那婊子你已经上过了?」纪可儿说得 -
貌似吃惊,然而并没显得出奇。
-
-  灵通先生却不回答纪可儿的这个问题。
-
-  「仙子是想知道卞城最近为何如此多修道之人出没吧?」
--
  不等回答,又接着说:「璇玑道派派坐拥修道界第一门户已达千年,期间少
-不免会得罪其他的门派。适逢璇玑星万年积弱期,藉此机会,以巫山为首,集合 -
始门、峰原、诛稽等八大道门及其余诸多小道门派,联手群攻璇玑道派。还号召
-其余曾受璇玑挤压的门派加入。」 -
-
  「卞城以西十里土洞内有璇玑弟子十人,凡有意加入的门派可到洞内施展独 -
门绝技扼杀其生机,一方面令璇玑道派蒙羞,一方面以显示态度。当然,洞口有 -
巫山的凌道人把手,想救人,就必须过得了他那一关。」 -
-
  灵通先生一边说,一边在纪可儿洞内冲刺,仿佛是在进行一场交易般。 -

-  「璇玑的老怪物们就这么放着不管吗?」 -
-
  「首先是璇玑星的衰弱期需要做好布置,其次,凌道人坐镇洞口,那可不是
-省油的灯,为了几个无关紧要的弟子,估计璇玑的老怪物还不至于放下山门而不 -
顾。」
-
-  说完,灵通先生便闭上了口,勤奋耕耘起来。纪可儿知道他言尽于此,也不
-追问,双腿缠到其腰后,默默地承受着他的冲刺,时而配合地抬腰相迎。 -

-  直到双方来回了将近三百个回合,灵通先生才全身一紧,一股阳精全射进纪
-可儿体内,然后爬在她身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两百九十九,也太巧了,跟
-玉仙子一样。」 -
-
     ***    ***    ***    ***
-
-  卞城以西十里群山中,有一黄土坡,突破中央有一土洞,土洞外正站着一男
-一女两个年轻弟子,男的相貌平平,穿一青色道袍;女的容姿出众,名花带笑,
-身材丰满,穿米黄色道裙,裙领极低,展现出胸前深深地乳沟,直把身旁的男弟
-子看的眼睛都快掉出来。 -

-  男弟子跟着女弟子身旁一路小跑着,面上带着哀求之色。
-
-  「倩儿师姐,我们童禄教都应经表明态度,跟着你们巫山道教一起攻打璇玑 -
了,你就做做好心,从了我吧。」童禄教弟子说道。
--
  「明见师兄的童禄教教义不是以童子修道,方可达天人合一的吗?」那个叫 -
倩儿的女弟子说。
--
  「都怪倩儿师姐你太美了,为了你,明见宁可放弃大道了。」 -

-  「你的嘴可真甜。」
--
  「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倩儿师姐,不,倩儿,你就从了我吧。」
-
-  「我才不相信呢。」倩儿瞟了明见一眼,又说:「凌师尊说了,凡表明态度
-者,都必须进行分配,我先带你到聚集地点吧。」然后祭出飞剑,向西方飞去。
--
  听见倩儿口中的「凌师尊」,叫明见的弟子立刻闭口不言,恭敬了起来,跟
-随着倩儿的身后踏剑而去。
--
  然后飞行了不到三百里,便看见前方一人站在云雾上,面带杀气的往二人方
-向看来。
--
  「云宗飞剑……傅磊,报上名字,死后我好帮你两立墓。」站在云雾上的人
-如是说,声音如利剑出鞘,锋锐难当。
-
-  倩儿二人心头上同时一紧,知道眼前之人乃璇玑道教的生死联盟云宗年轻一 -
辈的杰出弟子,尽管名气没「三仙子」大,但云宗飞剑的称号,即使是一些小道 -
派掌教都不可忽视,何况还只是他们两个。倩儿知道就算「凌道人」得到感应立
-刻赶来,也赶不及拦下飞剑,最好的情况也只能是杀了云宗飞剑帮自己报仇,无
-论如何,她是没把握能接住对方如迅雷般的一剑。 -
-
  倩儿无奈的向明见望去:「如果过得了这一关,我就从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