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男人们的抵抗】(第一人称改)(03)【作者:wgdsfbaddr】
【男人们的抵抗】(第一人称改)(03)【作者:wgdsfbaddr】
字数:46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影狼四下打量,惊讶地发现竟然没有了真理亚小姐的踪影!但是整个二楼并没有别的出口!

  「先生,您这边请!」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径直地领着影狼走向衣裙区,影狼虽然满腹狐疑,但还是不露痕迹地跟上。

  「我们这里的裙子每一件都很别致哦!」我手指在裙子上一件一件地划过,最后落在一件绯红色的丝质半身长裙上,裙上彩色丝线绣着一只只立体的彩蝶在绽放的海棠花海画面中翩跹起舞,我伸手将它拎了出来贴在身上比试,然后低头扭动身体从前面、左右两侧欣赏着,垂坠的丝质裙摆薄如蝉翼,在灯光下,海棠花海波浪层叠流光溢彩,彩蝶栩栩如生振翅欲飞,半遮半掩下隐约之间将我玲珑曲线和撩人姿态展现得淋漓尽致。

  「先生,您觉得这件怎么样?」我抬头看着影狼,愈发地眉眼弯弯,一双凤目变得如灵狐般妩媚,影狼喉头滚动了几下,眼睛里闪动着压抑的火光,全身血液都往某一处汇集,呼吸急促了起来,就连身体都克制不住地蠢蠢欲动,他竭力地扭转身去,深呼吸了几下,努力让自己平伏下来,转身在架子上装作挑选的样子道:「嗯,挺好看的,我,我还是想看看其他的。」

  我见状不禁窃喜,他刚才脸上的神情分明是一副迷恋之相,这会儿装作挑选,却连手也不敢触碰一下裙子,这个男人,似乎,和情报上并不一致呢,这样的人,真的是号称『能力者狩猎』大名鼎鼎的影狼君吗?呵呵,现在猎人与猎物的角色已经互换了哦!游戏正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我一时玩心大起,便要想个法子,折磨羞辱他一番,方才放过,一张小脸上忽儿有些兴奋,忽而又不满,又忽柳眉紧蔟,又忽凤目生晕,脑海里一刹那不知闪现过多少法子,却全都不够满意。

  隐之里迟迟未能摧毁,组织交代下来无论如何要从眼前这个男人口中获取隐之里所在地的情报,所以才会以真理亚为饵将他引来这里,说起来从刺喉之剑捕获的俘虏都要被我玩坏了,这才交代出代号影狼的家伙,影狼君,你可要赔偿我的玩具哦,希望你能给我带来一些惊喜,可别太快交代啦……

  突然远处的试衣间传来了一些动静,影狼望了一眼,开始移步向那边走去。
  那是关押刺喉之剑俘虏的地方,该死!真理亚还在那里,只好先实施俘获计划了!

  我不着痕迹地拦在影狼通向试衣间过道的中央,问道:「先生,您是在找人吗?刚才上来的小姐进去试衣间了呢,你们认识?」

  「哦,是,我进来时看到她觉得像是一个熟人,想过去打个招呼。」影狼连忙解释道。

  「她一会儿就会出来哦……不如您先试试这件长裙是否合身?」我双手拎起绯红色长裙,走近了影狼。

  「这……」影狼摸不着头脑有些发愣,一步步后退。

  「一路尾行真理亚小姐至此,看来影狼君人如其名,果真是一头潜伏在阴影里的色狼呢……」我扬起手中长裙向他头顶甩了过去。

  「你……你们……」影狼被叫出名字,猛然停住了脚步,却见眼前一片红粉菲菲,铺绽开来的裙摆兜头盖脸地落了下去,柔滑细腻的触觉好似一阵风划过他的心头,荡起阵阵涟漪。

  影狼抬手一抓,将蒙在头上的长裙扯了下来,然后飞快后退,拉开了与我的距离,如临大敌般紧张了起来。

  「影狼君想试,大可以说出来,何必动手抢夺呢……」我笑意盈盈,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你们在故意引我进来?」影狼鼻端还有裙上香气萦绕,他深呼吸了一下,咬咬牙暂时将心中涌现的邪念镇压下去,然后抛开手里的绯红长裙,摆出了战斗姿势。

  「你觉得呢?」一个声音从试衣间那边传来,然后门被从里面打开,说话的正是真理亚小姐,她正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哼!看来今天真是艳福不浅啊!哈哈!一下来了两个大美人,本大爷就好好陪你们玩玩!」影狼狂傲地叫道。

  「你的艳福才刚刚开始哦~ 凌乱的大叔!由依,一会可别把他玩坏咯……呵呵……」真理亚小姐笑了一下。

  被轻视了的影狼感觉整张脸火辣辣的疼,他的目光再度落在我身上,看到的是我一身曳地长裙,脚下踩着12cm细高跟鞋,他语气有些轻蔑:「小妞,我看你就连走快一些都会摔倒,战斗可不是参加什么派对,看来你是毫无战斗经验啊!不过,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我注意到了影狼突然扬起的右手,一言不合,他就已经发动攻势,两枚暗哑无光的蛇身匕首脱手而出,衔尾射向我心口!

  敏捷的身手,快速的暗杀技术,很显然,影狼经过长期的训练,并且着很丰富的暗杀经验。

  也许是清楚能力者的可怕,他根本不指望一招毙敌,蛇身匕首射出,他的身形也如鬼魅般疾进,他料定自己出其不意,骤然发难,我无论有什么底牌,也必手到擒来。

  影狼眼色狠厉,他见到了我惊讶微张的小嘴,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伸手抓向我手臂。

  我的身影忽然变得如梦幻如泡影,像没有重量一般飘离了地面,裙袂翻飞轻盈地闪退,裙子外层的七彩薄纱松脱开来,一舒一卷便将如附骨之蛆的蛇身匕首牵引得失去力道跌落地面,影狼看似凌厉的一抓只堪堪将我飞扬的裙子一角握在手里。

  我落定地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张脸上满是愠色,杏目中射出摄人寒芒,然后,我的后招展现,只听得一声惊叫:「流氓!非礼啊!!!」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影狼被这一惊叫乱了心神,竭力收手,甚至暗暗使用了千斤坠的力量,这才堪堪停住。这个时候,他的手距离我的胸脯不过数分之遥。

  「登徒子!不要脸!……」我扬手抽了影狼一记响亮的耳光,一把扯过影狼还捏在手上的裙角,然后反手又是一记耳光,影狼感觉是被抽得懵了,呆滞间,眼前霞光闪动,头顶上七彩纱比之前宽了数倍不止,遮天蔽日一般俯冲而下。
  影狼的眼神顿时一凝,充满了骇然和不可思议,他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却也来不及躲闪了,七彩纱重重打在影狼胸口,影狼整个人直接被抽飞了出去,轰然撞在墙上。

  影狼擦去嘴角渗出的一丝血迹,只是片刻的犹豫,形势便完全扭转过来。
  七彩纱急转不止,以我为中心,交织成一道霞光屏障。在霞光中,我秀眉如柳,杏眸如水,出尘仙子一般足不点地凌空踏虚而来。

  影狼扶墙站起,重新点燃斗志,利用得意的快速步伐拉近距离。

  充分利用了体重的优势,一记右勾拳向我小腹挥出。

  会心的一击!打击声没有和预料中的那样传来,他这一拳足以让普通人直接昏迷过去。

  一道七彩薄纱挡在了影狼的拳头和我身体之间,并且将拳头一卷一扯,影狼的脚步一个趔趄,险些站立不稳,他也不慌张,侧身一翻,就地一滚,竟在一瞬绕到我身后,起身回手又是一抓攻出,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完全凭借的是多年形成的战斗本能。

  不过,我悬在半空,影狼刚才的一滚就从裙下经过,而且现在更是向着我挺翘的臀部抓去,我啊的尖叫一声,身体迅速拔高,然后突然想到下方的影狼,又是一声惊呼,转身立刻双手抱膝蜷缩起来,一脸恼怒之色,然后朝下方的七彩纱一点,字字珠玑地轻斥道:「镇压!」

  七彩纱霞光一动,转眼就铺展开数米见方大小,影狼足下收不住势,身形自投罗网般撞入七彩纱之中,影狼暗道一声不好,想要再抽身出来,孰料七彩薄纱变得重若千钧,压得影狼喘不过气来,在七彩纱笼罩之下,影狼双手高高举起,脸上终于有了惊惧之色。

  影狼脚步摇摇欲坠已经有些站立不稳,但精神仍高度集中,关注我的攻击,丝毫不敢大意。

  我接下来没有再主动攻击,而是落回地面,眼角弯成一个好看的月牙,神气地向影狼款步走了过去,行走间激起裙摆阵阵涟漪,影狼几度想从裙子上抽离视线,可刚刚离开便又忍不住地多看了几眼,我见到他身下已是一柱擎天,在裤裆支起了帐篷,看向我的眼神越发的不自然了。

  「哼!除了不要脸,我看你还有什么招数?」我狐媚地一笑,手托香腮凝视影狼,接着道:「这样盯着女孩子家的裙子看可不礼貌哦!呵呵呵……大难即将临头,影狼君还要色心不改,当真下流到了极点!」

  影狼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天敌盯上的猎物,他的战斗直觉一向很准,可是我一个柔弱少女,无论怎么看都是纯净无害的样子,「嗒、嗒、嗒」,高跟鞋清脆的声音不断响起,每一声都显得那么空灵,重重敲击在影狼心跳的节拍上,随着我步步紧逼,他脑海中一片空白,满心满眼都是如梦如幻的裙影婆娑,扑通,扑通……影狼一颗心狂跳不止,气力开始不支,不由地又被七彩纱压迫得矮了几分,然后,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被一种从骨子冒出来的恐惧所束缚。

  我身上点缀着绚丽多姿花朵的裙子在他眼中慢慢变得有些重影起来,感觉置身于风姿妖娆的繁茂花海当中。

  影狼慢慢跪了下去,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裙摆,头顶七彩纱越来越沉,让他不甘心地低下身,他涨红了脸,死撑起最后的一点尊严。

  「你也算挺厉害的嘛……无论是速度还是强度,都已经在强者之列了……不过……居然在战斗中想入非非,看来你的修行还不够哦!」我裙裾轻摇,话语中充满了致命的诱惑,高跟鞋清脆的声音渐行渐近,每一下都是一记强劲鼓音,让他的心脏以同样的节拍随之跳动,七彩纱跟随着节奏泛出道道涟漪,每泛起一道都压得影狼身体低垂几分,渐渐他越来越无力支撑头顶的重负。

  我将念力集中在双腿的丝袜上,毫不费力地踢出一记堪称完美的后旋踢,正在恍惚中的影狼看到了飞扬起来的裙摆,接着是闪着寒光的金属鞋跟飞掠而过,脖子上就受了重重一击,身体颓然地向一旁倾倒。

  影狼支撑着想要爬起,可是他刚有动作,七彩纱霞光大盛,再次将他重重压倒。

  当他不动作时,几乎感觉不到七彩纱的分量,可是只要动上哪怕一根手指头,我便会将他彻底镇压,尝试了几次过后,他不得不放弃了挣扎,他现在的感觉一定就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的猴子,空有一身的本领,却动弹不得,内心五味陈杂,憋屈得无比难受。

  我身子翩然一转,裙裾飘飘在他面前的椅子双腿交叠坐下,然后身体微微前倾,右脚的高跟鞋挑起了影狼下巴。

  「影狼君,你现在感觉如何?」我噗嗤一笑,开口问道。

  影狼努力的想从我轻佻的举动下逃脱,但我根本不打算就此放过他,我左右摇晃了一下足尖,那动作,调戏和诱惑的意味十足,引得他一阵口水吞咽,面对着面前那只美到极致的性感丝足,影狼脸上写满了屈辱。

  呵呵,连这小小的挑逗都受不了吗?影狼君,本姑娘不但要从肉体,而且要深入你的灵魂,要让你在羞辱和欲望煎熬中,始终牢记住倒在我脚下的模样,刻骨铭心一辈子!

  「看我呀……你倒是看着我呀……呵呵呵……我又不会吃了你?」我脚下的高跟鞋反复踩压影狼上下滚动的喉结,用撒娇的语气柔声道,被纤细的鞋跟抵住咽喉,耳边偏偏传来又是好听的,如同恋人在耳畔温柔缱绻般的软糯话语,他心中屈辱愤懑到了极点,偏偏又无处发泄。

  「臭三八,你少在这里戏耍老子,要杀就杀,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影狼几乎是吼叫道。

  我笑逐颜开,眼睛里的笑意玩味十足,「好一个英俊的大叔!可惜却是一个登徒子……我还不打算杀你啦……从先前上楼开始,你明看暗看双眼就一直没离开我的裙子半分,你当我不知道呀?呵呵……我就是想问你,你一个大男人对女孩子家的裙子不怀好意,还要毛手毛脚,难道连一点羞愧之心也没有吗?」
  「谁……谁看了……」

  矢口否认吗?呵呵……看本姑娘怎么治你!

  「刚才我拿裙子让你看,你躲什么?」

  影狼涨红了脸,窘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怒道:「老子看了便是看了,你又待如何?」

  「那你想不想再仔细端详一番……数一数裙子上花开几朵蝶有几只呀?」绯红色长裙飘到我的身侧,垂坠的裙摆从我的指间滑过,我吐气如兰继续道:「你要是数漏一朵花,我就用高跟鞋刺瞎了你的左眼,要是数错一只蝴蝶,就刺瞎了你的右眼……」说完,我抬起脚尖轻踩在影狼额头,脚上勾着的那只高跟鞋修长的金属细跟在他眼皮底下闪着寒光,左右晃动着。

  被高跟鞋刺入眼窝血淋淋的残忍场面让影狼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而要数清楚长裙上的花与蝶则更令他脑海中一片晕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