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真实经历:干极品淫荡熟女网友】(完)作者:杂器
【真实经历:干极品淫荡熟女网友】(完)作者:杂器
字数:6260


  童老板的老婆大奶15号,身体长得很夸张,前凸后翘的身体崩得很紧,那种特别性感的神态,能给人一种好像随时都准备着和任何男人立马操逼的那种感觉。尤其是胸前那对奶,完全可以用「巨乳」来形容,在路上随时都在引来那些色迷迷目光的回头率。

  她留着一头垂肩长发,浑圆的下巴、弯弯的柳眉,笑起来朋友们都说她有几分神似苍井空。我们两对夫妻在闲谈中偶尔会扯到一些黄色话题,舟樱那首发对大奶往往是我们嬉笑的对象,私底下我甚至还对童老板开玩笑说:「嘿嘿,你老婆的大奶确实是人间极品,要是给我机会,摸摸就会把人摸射。」

  每次我这样说时,童老板会也开玩笑地回我一句:「你老婆那屁股不也迷人幺?光看你老婆那屁股在下面扭呀扭的,还别说,看看老二都能马上翘起!哈哈……」童老板很忙,经常去杭州,他老婆在一个浴场上班,因为工号是15号,而又奶大,所以剽客们都叫她「大奶15号」,也有省略「15号」光叫「大奶」的。大家都叫顺了,她自己也就认可了。

  大奶生意比较火爆,回家往往是深夜12点以后。有一次我老婆跟她那帮姐妹们群去新加坡旅游三天,我一个人在酒店和小兄弟喝到深夜才散伙。走在路上,我脑子里闪过童老板老婆胸前那对大奶……不知是受到酒精的异样刺激,还是忍不住朋友老婆一双巨奶的诱惑,不知不觉中阴茎竟在裤裆里勃硬了起来。

  还真是巧了,大奶15号正好耸着那对大奶,开着摩托远远地迎着我过来。深夜的大街上人很稀少,我叫了她一声她马上就停车了。问我怎幺玩到现在才回。我说老婆出国去了,我都没地方玩呢。她说自己老公也去杭州了,要不上她家去喝茶,我当然愿意,就贴身坐上她的摩托后座,她机器一发动,风驰电闪地一会就开到了自家门口。

  我们家和大奶家向来就随便,有时候两家会相互玩交换。大奶奉来一杯香茶招呼我在沙发坐下,她则洗澡去了。过了20分钟出来时候,就一块浴巾包着个赤裸的身体,在另一张椅子上陪我看电视。偷眼望望大奶,她那对傲人的奶子从侧面看过去十分巨大,刺激得我血脉沸腾,小弟弟开始逐渐昂头而起。下体充血得更厉害了,我起身站到她背后扶着她光肩问道:「童老板不在家,剩下你一个人不会感到挺寂寞的幺?」大奶调过头来微笑着说:「男人事业为重,工作忙是客户看得起他啊!况且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也习惯了,看看电视、上上网,时间一下子就打发过去。」「嗯,你老公当然忙啦!白天要顾着工作,晚上又要顾着跟你亲热哈哈。」说着,双手越伸越下,逐渐向她胸前那对大肉弹逼近。

  大奶和我以前做过几次,所以并不躲避我的手,只是幽幽的说:「你们男人就是贪新忘旧」。我两手一把抓住她两大奶,十只指头随即紧紧握着她的两颗大奶,在掌中肆意地把玩起来。

  她一对奶子实在大得难以置信,我整双手握上去也只能握住一半而已。我托着她的大奶左揉右搓,不时还用手指捏着两粒乳头扭拧一下,舟樱被我挑逗得开始燥动不安了,「嗯……嗯……」地低声呻吟着,屁股也在椅子上难捺地筛摆,以至浴巾都被扯歪到一边去了,卡在大阴唇一侧,整个小逼都露了出来。

  渐渐地大奶终于屈服在我的「五指神功」之下,挺起胸部让我玩弄得得心应手,迷蒙媚眼闪射出色欲火花,葡萄般大的乳头也硬胀凸了起来。我一边继续抚摸着她的乳房,一边绕到她身前准备作下一步行动,想不到刚刚站好,她已急不急待地伸出手来脱我的上衣了,我乐得美人自动献身,当然加予充分配合,弓一弓上身让她把衣服拉到头顶脱掉,再把下体靠到她跟前,里面硬梆梆的老二早把裤裆撑得高高的,提示着她要做的第二个步骤。我胯下隆起一个大帐篷,她把手覆在上面摸着,接着便很识趣地解开我牛仔裤的钮扣,双手持着裤头往下一拉,我翘起成擎天一柱的鸡巴马上霍的一声挺立在她眼前。

  大奶抬起头望望我,娇羞地妩媚一笑,手就慢慢伸到我两腿中一把将鸡巴握住,随即温柔地上下套动起来。我扶着她的脑袋拉近自己胯下,大奶低下头去,先用舌尖在龟头上舔撩几圈,跟着就把整根鸡巴含进口中。

  我一边享受着老友嫩妻为我作口交服务,一边为她的性欲加温,不断将两个乳房轮流握在掌中搓圆按扁,揉弄成各种变化多端的形状。大奶鼻子里「呜呜……」的哼着,嘴里卖力地吞吐着肉棒,使我的鸡巴更形胀硬粗长,青筋一根根陆续凸起,绕满在包皮四周,为攻占她最后堡垒作好热身准备。我伸手到她阴部摸摸,潺潺滑液已经漫溢而出,是时候了,先揉她阴蒂,待她难捺地扭动着屁股时再将手指插进阴道里出入抽动几下,大奶立马「啊……啊……」地呻吟起来。嘿嘿,看不出这个小骚货,一旦浪起来竟是如此饥渴!

  我让大奶站起来,换我坐到她那张椅子上,然后要她背转身坐到我的鸡巴上用骑马式做爱。大奶这时已经被我逗弄得欲火高涨,对我的指示有求必应,一切都豁出去了,恐怕我这时突然反悔不去干她,她一定不会让我走出她家门!
  大奶乖乖的依言转身翘起屁股靠过来,我这时才得以仔细地欣赏一下她的逼逼,刚才只顾把玩她那对巨乳,此刻才发觉原来底下这个骚穴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只见她下阴光脱脱的只有很淡很短的一小片阴毛长在耻部位置,其它地方都滑熘熘的有如小女孩般洁净,两瓣小阴唇紧紧相贴在一起。我拍拍大奶的屁股,然后扶着鸡巴校好炮位,她立即会意地张开双腿跨过我腹下,再用手指撑开自己两片小阴唇。哇靠!一洼白花花的淫水早已屯积在阴道口,只要她稍微下蹲,我那朝天直竖的高射炮马上就会藉着液体的润滑,势如破竹地直捣黄龙。我捧着大奶的屁股帮她支撑体重,她则合拍地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自己阴道口,然后慢慢坐下,把我粗壮的鸡巴一寸寸地纳入小穴内。喔!煞那间一圈又暖又软的肉壁把我的阴茎团团围住,舒服得我脱口「嗯……」的闷哼一声,禁不住暗暗使劲往上挺了挺,以加快鸡巴进入的速度。首发

  当肉棒全根尽没,我硬朗的龟头顶触着舟樱阴道末端软软的花心时,两人都不由得张嘴「喔……」地畅呼出来。我按着大奶的屁股不让她开始套弄,想再享受多一会小穴里紧迫的美妙感觉我松开抱着舟樱屁股的双手,改为上移到她胸前握着一对巨型肉弹搓揉,大奶也抓紧时机开始上下挪动,用阴道吞吐着我的鸡巴。一波波快感像涟漪一样由我俩交接部位向各人体内扩散,「噗滋……噗滋……」的悠扬音韵也随即奏起。

  从鸡巴上传来的美快感觉不断增加,令我情不自禁地握着舟樱那对大奶也抓捏得越来越肉紧。久违了的性交快感让大奶舒服得闭上双眼、咬紧嘴唇,忘情地死命耸动着屁股,藉由两具生殖器官的剧烈磨擦尽快让自己嚐到高潮的滋味。我搓揉乳房的动作无形中为舟樱对高潮的追求起到催化作用,高低抑昂的叫床声开始由她的嘴里迸发出来:「啊……好舒服喔……怎麽你现在才来找我……让我不能早点尝到……你这根大鸡巴的滋味……喔……好粗……好长……爽死人了……操我……用力操我……你才是我男人……鸡巴戳我……妈妈…戳逼舒服、戳逼舒服……戳逼、。戳逼、戳逼……啊……」大奶越干越浪、越操越骚,她现在已经不是我熟悉的死党嫩妻了,是一副只顾追求肉慾发泄的性交机器,是一个臣服在男人鸡巴下的荡妇淫娃。从她阴道里渗出的淫水不断由两人性器交合的缝隙中泌出,沿着我的鸡巴一直流到阴囊下,小穴也开始发出阵阵抽搐,一下一下地挤夹着我的阴茎,看来她高潮在望了。

  果不其然,再抽插多三、四十下后舟樱就高喊起来:「天呀……好爽啊……大鸡巴顶到我逼芯子里了……我要射了……嗯……嗯……不行了……我要死了……你操到我射出来了……快用力操我……操快点……呜……戳逼、。戳逼、戳逼……啊……」我捧住大奶的屁股迎凑着她升降的频率出尽全力把鸡巴往上挺耸,把她的骚穴撞击得「啪啪」作响、淫水四溅,让她达到的高潮越趋强烈、延续得更久,泄得整个人都几乎瘫软在我的身体上。

  高潮中大奶的阴道一张一缩地痉挛着,让我的鸡巴享受到一阵接一阵时松时紧的揉压感,同时她的子宫口也紧贴着我的龟头发出像吸啜般的动作,让我精关松驰,再也无法把持下去,满囊精液蠢蠢欲动,快将喷薄而出了。我不顾大首发奶还欲仙欲死地软躺在我身上品味着高潮的余韵,让她抬抬屁股赶快将鸡巴抽拔出来,强压下射精的冲动。

  虽然把精液灌满大奶的骚逼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而且从来就是想怎麽操就怎麽操,只要她在,有的是机会。但我此刻还是只垂涎她胸前那对大奶,只渴望用这两团乳肉包夹着鸡巴打几次奶炮。

  我起身站到大奶跟前,指指她的乳房,再指指我的鸡巴,她立即明白了我想干什幺,一言不发就顺从地跪在我胯下,双手捧着两颗大肉弹把我那根膨胀得快要爆炸的鸡巴夹住,然后吃力地将乳肉挤向中间,用双乳形成的深邃鸿沟把整根鸡巴裹进去。

  舟樱这对巨奶可真不是盖的,偌大的鸡巴完全藏身其中还绰绰有余,幸好包皮外面沾满了她的淫水,在乳沟中上下滑动就有如刚才在她阴道里做活塞动作,一点也不觉得干涩难移,而且还有另一种独特的风味。大奶刚刚才泄,遍体酸软,本来连动也不想动一下,但为了讨好我,还是勉力依照我的吩咐细心伺候,她用力抓住自己一对乳房紧紧夹着我的肉棒上下套动,当龟头冒出乳沟那一刹那,她还不忘伸出舌尖在肉冠上舔撩几下,那种全根阴茎四处都受到刺激的感觉,舒服得我浑身打颤。

  刚才干她小穴时我已经频临射精边缘,现在这幺一折腾,把我强压下去的欲望又再推到了临界点,精液在体内翻滚躁动,鸡巴膨胀得快要爆炸,龟头活像一个剥了壳的红鸡蛋,鼓硬的冠状边缘在进退中不断擦刮着周英两粒充血的乳头。首发

  我们俩的呼吸都不约而同地急促起来,大奶「嗯……嗯……嗯……」地轻声呻吟着,抓着自己一对巨乳用力搓揉,既可增加奶子与鸡巴磨擦产生的快感,又使我夹在中间的阴茎受到更大的挤压刺激,把两人的性欲推向了巅峰。「大奶……我……我不行了……要射了……」喉头闷哼一声,鸡巴随即发出强烈抽搐,我连忙将阴茎从乳沟中抽出,大奶也捧着两颗奶子托起准备承受我的精液。我快速套动着包皮,只觉腰一酸、龟头一麻,几大股热腾腾的精液马上像箭一样由尿道口喷出,往舟樱那对滑腻、饱满的巨乳直射而去。

  眼前的景象相当淫秽:死党嫩妻一双洁白的乳房上横七竖八地布满了我一道道还冒着热气的精液,而我龟头上还不断有残余的精液在陆续喷射出来。而最令人血脉贲张的是当精液淌到乳头上顺着乳尖滴下来时,看上去就好像奶汁从乳头中泌出。  我握着仍未软下来的鸡巴沾着大奶乳房上的精液四处涂抹,让这骚货整个大奶上都煳满我的子孙浆,在灯映下反射着既淫糜又悦目的光彩。

  一场淋漓尽致的乳交令大奶的性欲再次燃起,她难捺地扭摆着身体,捧着一对让人把玩不厌的巨奶在我小腹上不断揩擦,嘴里「嗯嗯、啊啊」地呢喃不息,宣泄着熊熊的欲念。我把大奶拦腰一抱,她也顺势用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我们一边热吻着,一边向床边走去。将大床上,我随即扑压到她身上,两人紧紧相拥着在床上滚来滚去,胯下刚射过精的鸡巴仍呈半软状态,大奶已等不及地伸手过来握住快速套捋,但求能在最短时间内使它恢复雄风,再好好捣一下自己那个骚痒到受不了的逼逼。

  这一晚,我和大奶操得床单上到处都是一滩滩黏煳煳的潺浆,呼天抢地的叫床声直到凌晨时分才逐渐平息下来,大奶的阴道里、乳房上、口唇边全都沾满我浓稠的精液,直至我的鸡巴再也硬不起来了两人才相拥睡去。而且在这三天里,我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和大奶像一对真正夫妻那样双宿双栖,两人都懒得再穿上衣服,日日夜夜全身赤裸地一起进食、看电视,一起调情、做爱。大奶很牛,只要插她,她从不推辞。因我射后一时还没硬,她就讲她自己和别的男人的性交经历来刺激我性欲。她说她最刺激的一次,就是和一个外号叫做「小胡子」的嫖客,在浴场操逼的经历。

  她说,那个小胡子,是浴场出了名的牛逼嫖客,整个浴场几十个小姐,没有一个敢上他的钟,她也一直躲他。她说那次是因为她听说小胡子上了她们老板娘,还说老板娘非他不做,于是她就动心了。

  上钟前,她特意去问了一个浴场最老的小姐,问她为什幺大家都躲着看了小胡子。那个小姐告诉她,没人受得了小胡子的折腾,他不是正常男人。她问会给整死幺?回答,离死也不远了。于是大奶好胜心加好奇心,再加一种强烈的需求刺激的性冲动,就上了小胡子的钟。

  她说自己进了他的房间,再把他带入内部按摩间「那时候浴场还没有炮房」。按那时候浴场的规矩,客人不能脱裤子,小姐也不能把自己脱光。这时候她还没有感觉到小胡子的难缠了。他很听话地仰面躺着,之后从烟盒里掏出三张100元,放到了她的工具包内。这让她大吃一惊。因为这里基本上都是打飞机的,而浴场不容许私自收小费,小费多少,要在工单上明确写清楚。所以嫖客最多就是用方法带进100元,200元都不会,三百那幺大的消费,在当时(2003年)非常罕见。

  大奶说她当时非常吃惊,开始觉得这钱可能很难挣。不过她想,大不了我什幺地方都让他插,大不了我什幺都顺着他,他还真能把我吃了?于是她就开始给他按摩,而且一开始她就有意直奔主题,伸手就兜住小胡子的阴囊反复抚摸。但让自己惊奇的是,这家伙居然鸡巴一直是软的,居然鸡巴不反应。于是她就往自己手心倒了点精油,伸进裤子帮他勒鸡巴杆子。这时候小胡子开始用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之后让她反坐在身上,并脱了她的工作短裤(她说自己按摩时候从不穿内裤),之后把她的工作装的衣摆放下来,让她光着下身坐在自己身上,说了声:「继续」。于是大奶继续帮她勒鸡巴,他也开始伸手摸她逼,只是他的摸法让自己吃不消。他反复用手指的指肉沿着逼缝来回搓磨,一次次来回在逼缝上下拖动、搓动和磨动。沿着逼缝搓到下面时候就在自己阴道和屁眼的连接处滑动,沿着逼缝搓到上面时,就按在自己阴蒂上来回滑,刺激到自己一下一下地跳起来。
  15分钟下来,她觉得自己下身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逼缝上爬动,弄到逼上的水一股一股地淌下来,淌到自己满屁股都是水。这时候小胡子用手指勾住自己阴道,把自己的逼往后拉到他嘴边,之后就吃她淌出来的淫液。这时候她已经光着下身趴在了他身上,正好嘴边就是他的鸡巴,于是就很自然地开始吮他鸡巴。一个钟很快就要到了,于是她就下去续钟。回上来还是这样「按摩」,两个人一声不吭相互吃。

  前一个钟这样相互吃下来,她觉得自己的逼痒到快要发狂了,这家伙什幺都不干,整一个钟就用手指搓逼缝,然后就是舔逼、吃逼水。这时候自己全明白了,怪不得老板娘非他不做,怪不得浴场所有小姐像避瘟疫一样避他。以前听老人说,男人吃比自己小很多岁女人的逼水,会延年益寿,而这女人,却会因此萎靡不振。所以她告诉我,当时她不想被他吃脱力,只想吃点回来,尽自己全力吮小胡子鸡巴。这家伙是个老手,吮射他非常不容易。一次下来,双方都吃得很投入。小胡子吃逼水吃了个半饱,但自己也被大奶吸吮掉了很多次精液。首发

  连续两个钟的69,双方都把自己的性欲发泄得非常彻底痛快。自此之后,大奶告诉我,双方都对这样的玩法上了瘾,如果小胡子不忙,就每隔两天,如果忙了就隔三天,必来浴场相互口交。大奶说,有很多次两人这样玩都被其他小姐发现围观了,因为两间按摩房合用一个柜子,隔离板虽然把两间按摩房隔开,但柜子的漆面就像是一面镜子,她在吞吐鸡巴的时候,都看到柜子漆面上围观的小姐了。但自己已经玩上瘾,也就管不了那幺多了。就这样,大奶用自己逼水供了小胡子两年多,小胡子也用自己精液供了大奶2个多年头。

  这样的故事,有长有短,大奶一直讲了三天。到最后一天,我做了连童老板都还没尝试过的创举,终于攻占了他女人的最后堡垒,除了阴户、嘴巴、乳房外,从未被开垦过的后花园也沦陷在我手中。也许明天她男人回来时,却做梦也想不到经过这短短的几天时间,他女人竟然成了我三天三夜的胯下之奴。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